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人之所以為人或是女人之所以為女人的宿命
來自於長輩們的壓力
像是鬧鐘似的
時間一到便響個不停
如果有幸掙扎得過去
十年之後
或許又是另一番新天地
不過
傳統的思維擾亂著我
也有著小女人的嚮往
突然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了

北鼻說
在他自認給不起我幸福的生活之前
沒有勇氣說要娶我
那我需要的又是什麼呢?

或許貧賤夫妻百世哀是有其道理
不過我更相信兩個人堅定的信念
可以改變一切

我要的是什麼?

maybe just a normal happy life

創作者介紹

missachs

SOFI 阿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