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做了惡夢,在清晨將醒之前。


夢裡面,St.A 向我坦承,那一切都是真的。

我看到他在日記裡面寫道:「在今天,這一切就真的都結束了。」
我一眼看透他在說什麼,我看著他兩繼續演著戲,繼續隔空眉目示意,但是臉上卻是一縷淡淡的哀愁。
那證明了,在今天之前所發生的事情,都是真的,不是我的臆測、我的猜忌。
我氣得七竅生煙,對著他發脾氣,咄咄逼人的氣勢,使他終於鬆了口。

這或許是我最害怕發生的事,他一承認,我就驚慌失措,
我們中間像是瞬間隔了一道牆,不再親近。

這時候,他的臉變成了皮的臉,但我的心寒依舊。
不知是對著St.A心寒還是對著皮心寒,maybe both.


對照現實面,或許是與阿廖的email對話加上催促皮來拿平的喜餅都半個月了仍未果,
一連串的焦慮導致的夢。

至於St.A...他是扶不起的阿斗!
我賠上我的尊嚴我的顏面我的信用,他仍舊是個阿斗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FI 阿季 的頭像
SOFI 阿季

missachs

SOFI 阿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